网站首页 > 教育心理学 > 文章列表
教育目的注册
  • 俄国老兵回忆斯大林格勒战役 “老鼠战争”拖垮德军 – 铁血网
  • 发布日期:2019-05-15

  

  

  

  

  

  

  

  

  

  

  

  

  

  

  

  

  

  

  

2015年11月10日10:48来源:新华网作者:佚名核心提示:战斗很快就变成了一场德军所说的“老鼠战争”,在酒窖、地下室和破商店中进行的磨人战斗。 本文摘自:新华网,作者:佚名,原题:《英报:俄老兵回忆斯大林格勒战役》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2月2日刊登题为《俄罗斯二战老兵回忆斯大林格勒战役的惨烈,新领导者欢庆“伟大的胜利”》一文。 文章称,伏尔加格勒的阵亡战士广场上2日礼炮轰鸣,连房顶上的积雪都被震落下来掉在下面的人群中,不过90岁的俄罗斯二战老兵萨弗龙·雷扎科夫并没有吓一跳。 他说:“最可怕的是德国人的火炮,我们被它们打得很厉害。

我失去了很多朋友。 ”这个曾叫作斯大林格勒的俄罗斯南部城市2日举行仪式,纪念70年前的那场扭转二战局势的战斗结束。

据悉,在长达5个月的轰炸和惨烈的巷战中,有超过100万的战士牺牲。 在一场惨烈血腥的战斗之后,苏联获胜,从而扭转了希特勒在欧洲战争中的局势,迫使德军开始撤退并最终退回柏林。

雷扎科夫所在的苏军第321师协助保护了将德国第六军逼到斯大林格勒西部的钳形攻势,并最终迫使弗里德里希·保卢斯将军的部队在1943年2月2日投降。 决定战争走向的熔炉文章认为,斯大林格勒战役对纳粹德国军队和苏联红军来说都具有决定性:这是一个将决定战争未来走向的熔炉。 1942年夏天的时候,保卢斯的第六军已经深入了苏联腹地,胜仗一场接着一场。 但德国士兵也开始感受到了压力。 撤退的红军在井水中下毒,并把汽油倒在粮食上:德军面临着严重的干渴,痢疾和伤寒也开始增多。 不过纳粹军队仍跨过了顿河,8月23日,斯大林格勒成了人间地狱,海因克尔轰炸机往这个城市扔了数千吨的炸弹。 在第一周的轰炸中就有约4万人死亡。

85岁的俄罗斯二战老兵彼得·科瓦连科说:“头3天就是一场屠杀,轰炸开始的时候,我正在排队领面包。 空中传来了轰鸣声,一抬头就看见成群的飞机。

有一块弹片击中了我的背部。 ”很快德国军队就攻进了城里,希特勒非常希望速胜,戈培尔为此不得不降低宣传的调门,强调战斗的艰苦。 苏军进行了顽强的抵抗,不肯放弃他们坚守的3个滩头阵地,并退到伏尔加河东岸,因为他们知道,如果德军过了河,苏联南部和高加索地区就落入了希特勒手中。

斯大林下令“不许退后一步”,苏军在斯大林格勒的指挥官朱可夫将军让士兵们尽可能在离德军近的地方挖战壕,有时近到只有30码,从而给德军不断施压并抵御空袭。 朱可夫的另一个聪明做法是“防波堤”,由小股部队占领废墟中的建筑,这样就像一个个固守的城堡一样打乱德军的进攻。 战斗很快就变成了一场德军所说的“老鼠战争”,在酒窖、地下室和破商店中进行的磨人战斗。 红军的狙击手击毙了不少德军。 与此同时,河对岸的苏军也展开了密集的炮火攻击,以对抗从西面发射过来的火力。 精疲力竭的德军被北部和南部的反攻苏军包围,保卢斯最终选择了投降而不是战死或自杀,这让希特勒非常恼怒。 有万名轴心国士兵投降。

勇气和反抗强敌的象征文章称,70年过去了,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的胜利仍是俄罗斯人心中勇气和反抗强敌的象征。

很多人都在讨论,是否应把1961年改掉的“斯大林格勒”这个名字重新还给这个城市。 近些天来,有5万名市民签名要求恢复这个名字。

75岁的弗拉基米尔·卡扎奇科夫就支持把斯大林的名字还给这个城市。

他手里举着一幅斯大林的画像,上面还写着:“今天是胜利的日子,斯大林是胜利者的最高指挥官。

”同样是75岁的瓦莲京娜·萨韦利耶娃也回忆了当年的情形。 1942年开始轰炸的时候,她也是5岁。 他的父亲一直在前线,先是在莫斯科附近,后来又到了斯大林格勒。 萨韦利耶娃回忆说:“父亲就回过家一次,他对我们说,‘我们要待在这里,死在我们的城市’。

”她之后再也没见到过父亲。 1942年9月,战斗日益激烈,萨韦利耶娃两岁的弟弟根纳季死于白喉,饥饿和疾病威胁着留在城里的数千名平民。

1个月后,她和母亲以及祖母离开了家,她们的家很快就被一次轰炸夷为平地。 她们3人带着一袋土豆和极少的财物躲到了河边的一个沟谷中。

萨韦利耶娃回忆说:“附近的一个油罐被击中了,伏尔加河成了一片火海。 ”曾有士兵在这个沟谷进行过挖掘,挖出了一些可供容身的空间,每个洞口还装了从被毁房屋中拿来的门板。 萨韦利耶娃说:“我们蜷缩在洞里,窥视着外面,土豆只维持了一周。

每当有燃烧弹落下来的时候,我们就冲出去在火上烤一烤土豆。 ”在吃光土豆后,她们又靠吃河岸上的黏土支撑了3个月。

直到3年前,萨韦利耶娃才确认了父亲的下落和最终的安息之地。

最近才公开的军队资料显示,她的父亲1942年10月16日在伏尔加河附近牺牲,后来与其他大批阵亡者一起被重新掩埋在马马耶夫集体墓地。 萨韦利耶娃说:“我一辈子都住在这里,离那块墓地很近,可我一直不知道他就在那里,我还活着,很高兴我父亲的名字能被永远铭记。

不过我内心还是有些失落。 ”。

教育目的下载
  • 教育目的首页
  • 教育目的IOS
  • 教育目的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