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教育心理学 > 文章列表
教育目的注册
  • 丘成桐:重视基础科学别停留在口头—新闻—科学网
  • 发布日期:2019-06-14

  经常出远门,带的礼物不多。

  那么GrahamBrady在见到特蕾莎梅之后会说些什么,也就不难猜了:“昨晚的投票我们已经内定要换老大了。如果你不践行承诺辞职的话,1922委员会就会修改规则强行把你投下去。所以希望你可以自觉让位,体面辞职。”GrahamBrady实际上是站在特蕾莎梅这一边的,先前他否定了委员会修改既定规则的提议,因为他认为这会影响到未来首相的权威。不过如今大势所趋,他也没啥办法。

丘成桐:重视基础科学别停留在口头—新闻—科学网

工业界在呼唤数学家。

前段时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兼总裁任正非接受媒体采访,两万多字的采访实录中,他提了数学近30次。

芯片砸钱不行,得砸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数学家,被认为最有希望在材料科学、芯片、人工智能等领域上做出突破,解决卡脖子困局。 但著名数学家丘成桐也指出,发展像数学这样的基础科学,目的并非直接为经济和技术服务。

9日,第八届世界华人数学家大会(ICCM)在清华大学开幕,来自世界各国的千余名中外数学家齐聚这一盛会。

很多人以为,基础科学指的是技术上的原理和方法。

大会主席丘成桐在大会开幕式后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一些地方政府和企业对基础研究的认识仍有偏差,他们说重视基础研究,重视的无非还是解决实际问题的应用研究而已。 科学家研究电磁学,是因为不了解电和磁的关系;发现量子力学,是因为想从理论上得出正确的辐射公式。

对做基础研究的科学家来讲,他们感兴趣的是自然现象,想理解的是自然规律。

我们认为数学重要,尊重数学,因此我数学做得好;如果你告诉我,今天做数学是为了某几家公司的技术进步服务,那我就算做得再好,(影响)也有限。

丘成桐强调,做数学就是做数学,只有这样,才能打牢基础,帮助我们往前走。 数学家们渴望纯粹,也有自己的骄傲。 2019年ICCM数学奖金奖获得者、美国加州理工学院数学系教授朱歆文说,数学是非常小众的学科,常常不为人关注。 其实我们也不是特别希望得到太多关注,这样可以安心做自己的事情。

太过急功近利,做不出原创性的成果。 数学,不是因为可以解决工业界问题而变得重要它本来就很重要。

丘成桐告诉科技日报记者,他不反对数学家走向工业界解决实际问题,只是,我们还需要保留一小群做基础数学研究的纯数学家,把他们养起来,哪怕就几百个。

他强调,如果没有这么一批人,中国科技的发展仍会受到阻碍。 而和应用数学家相比,纯数学家确实很难真正得到工业界青睐,需要政府给予重视。

我在报纸上看到,很多大公司的负责人讲他们有多少多少数学家。 不过,到底是数学家,还是做数学的工程师?任正非此前表示,华为至少有700名数学家。 我们在座的都是数学家。 丘成桐看了看自己两侧的本届ICCM重要奖项的得主们,但我不认为他们跟华为里的700多个数学家有很多往来。

这是因为,大家所说的数学,并不是同一个层面的数学。 丘成桐讲,华为的数学家,可能还是解决硬件和软件问题的应用数学家偏多。 真正做基础研究的科学家,跟他们想象的是不一样的。 丘成桐也去过南方某个以科技创新闻名的发达城市,但政府相关负责人问的仍然是引进你这个项目组,未来几年内能够给我带来多少GDP的增量?他们还是不懂,什么是真正的基础研究。 基础数学需要获得国家更多的投入。

丘成桐说,这种投入的价值,不在于解决了什么问题,为国家省了或者赚了多少钱,而在于对人类社会产生更为广泛和深刻的影响。

教育目的下载
  • 教育目的首页
  • 教育目的IOS
  • 教育目的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