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教育心理学 > 文章列表
教育目的注册
  • 俄大使被枪杀时 记者冒死拍下这些照片 – 铁血网
  • 发布日期:2019-05-15

  

  

  

  

  

  

  

  

  

  

  

  

  

  

  

  

  

  

  

北京时间12月20日凌晨,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在土耳其首都参加一个摄影展时遭枪击,送医后不治身亡。

当时正在现场的美联社记者BurhanOzbilici拍摄了很多震撼的照片,事后还撰文回顾了当时的情景。

翻页为全文翻译。

那场俄罗斯摄影展开幕式看上去很平常,所以当一个穿着深色衣服的男子掏出抢来时,我惊呆了,以为是个戏剧化的场景。 事实上,这是一场冷静策划的刺杀,在我和其他人的尖叫和惊恐之下展开。 至少8声枪响回荡在艺术馆里。

人们尖叫着,在柜子后面、桌子下面躲藏,甚至趴在地上。

我很害怕,感到困惑,躲到墙后面做我的工作:拍照。

这个展览名为“旅行者的视角:从加里宁格勒到堪察加”,展出的是俄罗斯从西到东的照片。

我决定参加只是因为我从安卡拉办公室回家正好顺路。 我到的时候一些讲话已经开始了。

俄罗斯大使卡尔洛夫开始讲话后,我靠近去给他拍照,想着这些照片可能在俄土关系的报道中能用上。

他的声音柔和,我觉得充满对祖国的热爱。

他偶尔停下来,让翻译翻成土耳其语。 他看上去冷静而谦卑。 然后突然枪响,观众陷入恐慌。 大使的身体倒在地上,离我不过几米远。

我看不到血迹,可能是因为背后中枪。

我用了几秒钟时间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一个男性在我面前死去,一个生命在我眼前消失。 当枪手向缩在房间右侧的人群挥舞手枪时,我向左后方撤退。 起初,我不知道枪手动机是什么。

我以为他是个车臣武装分子,但后来人们说他喊着叙利亚城市阿勒颇,所以他可能对于俄罗斯在阿勒颇的轰炸感到愤怒。

他也喊了“真主至大”,他用阿拉伯语说的别的内容我就听不懂了。 枪手很激动,围着大使的身体走动,撕扯墙上的一些画。 我当然害怕,知道如果枪手转向我会有多危险。 但我向前移动了一点,在他恐吓绝望而受困的观众时拍照。 我那时想的是:“我在这里。

即使我被打中受伤或死亡,我也是个记者。

我必须做我的工作。 我可以跑开不拍照,但事后如果人们问起‘为何你不拍照’,我想不出合适的答案。 ”我甚至想起这些年,在战乱地区因为拍摄而遇难的朋友和同事。

在我心理斗争时,我看到枪手很激动,又很奇怪的能控制住自己。 他喊着让所有人后退,安保人员让我们撤离,我们就离开了。

救护车和装甲车辆很快抵达。 警察开始行动。 枪手在交火中被击毙。

当我回到办公室编辑照片时,我震惊的发现大使讲话时,枪手其实就站在身后。 像是个朋友,或是保安。

教育目的下载
  • 教育目的首页
  • 教育目的IOS
  • 教育目的安卓